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茅永新

认认真真做事,实实在在做人

 
 
 

日志

 
 
 
 

【转载】美斥中俄是反美轴心 中俄用炮弹答复  

2013-07-12 14:33:14|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与俄罗斯“海上协作-2013”联合军事演习自7月5日至12日在日本海和符拉迪沃斯托克港海域举行。中国派出历来最多的7艘舰艇参演。双方合计将派出19艘舰艇进行演习。围绕中俄军演,海内外各大媒体给予了高度关注。针对本次军演的热点问题,我仅发表个人观点。

  一、中俄海军演习位置敏感?

  本次军演海域位于日本海彼得大帝湾,有媒体认为此次军演地域敏感,我本人不如此认为。日本海不是他日本的海,正如印度洋不为印度所有。日本海彼得大帝湾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外海,位于俄罗斯滨海沿江区沿岸而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俄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所在地,中俄选择在此演习合情合理。就像2012年中俄在黄海海域举行联合军演,何来演习海域位置敏感?其次,彼得大帝湾靠近海参崴,距离日本本岛相对较远。若位置真的敏感,那不在日本海中间线以东也至少应在中间线附近。  

  二、中俄演习是为了震慑日本?

  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俄日北方四岛争端的背景下,许多人臆测演习是为了警告日本。实则不然,若真是为了震慑日本,就不必如此麻烦,两军舰队混编通过对马海峡、津轻海峡不是更直接;图95绕岛飞行一周不是更彻底。可见,中俄联演有着更为重要的目的。 

  三、中俄联演的战略构图

  既然演习不是为了震慑日本,那目的何在?要想了解这个问题,则需在美国全球战略重心调整的背景下来审视。众所周知,美苏争霸时,美国一度将其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欧洲,至今,欧洲任然是北约的大本营。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进一步巩固了其在中东、欧洲、乃至部分独联体国家的政治、军事立足点,强化了原遏苏链条一继续遏俄。

  同时,冷战结束意味着中国战略窗口期的终结。美国逐步停止了其在亚太的收缩战略矛头直指中国。于是,一个上至日本,下达菲律宾的第一链条、北起伊豆群岛,南抵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第二岛链横亘在中国的西太平洋出海口上,试图将中国封锁在“黄水”以内。近年来,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洲”的口号,与整合军力,在亚洲进行战略再平衡。LCS、V22、猛禽等一系列先进武器装备进驻亚洲前出部署。  

  摊开地图,再联系美国的一系列军事行动、联合演习不难发现,这些行动最终就是要打造一个亚太版本的“北约”,在空海一体甚至是空天一体的硬性保障下全方位填补自西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战略真空。再联系美军在其他地区的军事存在,俨然呈现出一条自日本经由台海、南海、印度洋,再折向中东、欧洲的巨大战略链。一旦链条焊接牢实,届时中俄面对美军的封锁将毫无还手之力。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就一直在完善自己的区域拒止策略。俄罗斯在面对自家家门口前日益强大的反导网络时,也意识到了自身安全的潜在威胁,积极奉行《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确立的“战略遏制下的灵活反应战略”。于是,两个有着同样的维护国家安全需求的国家便加快了合作的步伐。

  因此,个人认为,中俄2013海上联合军事演习,“亮肌肉”是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还是“练肌肉”。通过军演来交流双方的战术战略思想,磨练信息化条件下的战术协同,在练时检验战时C4ISR系统的能力,积累战斗经验。确保美国收紧链条时有将其链条基轴“折断”的“硬力量”。

  其次,联合军演已不再是两军间孤立的交流,它需要双边有一定的互信基础,与此同时,联合军演也能进一步催化政治互信的深化。政治互信又是军事互信的先决条件,更是打造区域协同或是区域联盟的重要促进手段!从这一方面看,中俄军演也是在强化威胁美日的“软力量”。  

  美国《纽约时报》指出中俄正在打造反美轴心联盟!

  俄罗斯和中国似乎已经认定,要更好地推进自身利益,必须灭灭华盛顿的威风。它们或许不想引发一场新冷战,更不用说热冲突了,两国在斯诺登事件中所采取的行动表明了这一点。 

  然而,两国仍在谋求更大的外交影响,它们显然认为,只有压制美国才能获得这样的影响。在国际事务中,没有什么方法比明显削弱最强大国家的实力能更好地显示一国的实力。

    新加坡国父:奉劝美国千万不要与中国为敌!

  最近,被称为“当代新加坡建国之父”的李光耀先生“出”了一本书。严格地说是两个美国学者对李光耀的访谈录,加上把他多年的演讲、文章汇编在一起的合集。李光耀先生虽然来自一个小国,但他洞察古今、预见未来的能力,他在国际舞台上所具有的持久影响,使他堪称一位秉承“全球主义”的大师级人物。难怪这本书的书名是《李光耀:大师洞察中国、美国和世界》。

  李光耀今年八十有九,曾主政新加坡,退休后仍经常有多国政府向其咨询国是,使他得以继续在世界舞台上展示政治智慧。李光耀对东西方地缘政治的独到见解是各国政府制定发展战略和外交方略的重要参考。难怪从当年的尼克松到如今的奥巴马,每届美国总统都请他担任顾问。  

  中国复兴“是不可抗拒力量” 

  李光耀曾说他心中有三位政治英雄:英国的丘吉尔,法国的戴高乐,中国的邓小平。也许正因为邓小平和中国改革开放在他心目中拥有的特殊地位,所以这本书中对中国的评价特别多。尤其是对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外交走向、国际地位,以及与美国及周边国家关系的评论和预言格外引人注目。

  诚然,他的一些观点,可能会令某些中国人感到不快,但未必不具有借鉴意义。笔者以为,这类具有借鉴意义并且带有某种忠告性质的话,主要集中在他关于中国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和中国目前存在的发展障碍两个方面。当然,他的毫不留情的针砭,既有对中国的也有对美国的,甚至还有对印度的。

  李光耀首先认为,中国走向强大是不可避免不可遏制的趋势。他在回答相关问题时说,他们(指中国人)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把一个贫穷的社会转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把人送上太空和用导弹打下卫星方面,中国紧随美国。中国拥有四千年历史的文化,有13亿人口,有可以利用的高端人才库。……每个中国人都渴望中国既强大又富有,与美国、欧洲和日本一样繁荣、发达和技术先进。这种复苏的使命感是一种无可抗拒的力量。  

  对于中国未来发展将遇到的障碍,换句话说,就是中国要尽快扫清和跨过哪些羁绊,才可能达到上述的战略目标。对这个问题,李光耀在回答之前,先做了一个反问。他说:“如何才能解释一个人口数量是美国的四倍的国家──而且据认为人才数量也是美国四倍的国家──不能实现技术的突破呢?”接?他便直言不讳地摆出了影响中国发展的若干问题:诸如“法治的缺失”;中国文化“利于保持一致性”却“限制想像力和创造力”;“严重缺乏吸引和接纳世界其他国家人才的能力”。笔者以为,李光耀所说的这些问题在中国确实大量存在。从中国的改革之父邓小平开始,一直到胡(锦涛)习(近平)交接的中共十八大,中国执政党高层就一直为怎样把一个人口大国转变为人才大国而冥思苦想。

  然而,无奈的现实状况却是,各种选贤任能的愿望与措施,却总是在求全责备等各类陈腐僵化的积习中,被弄得面目全非。而庸官懒官昏官甚至贪官,则在陈旧的用人制度中如鱼得水,大量“涌现”。实际上,中国的人才外流,早就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有趣的是,李光耀在书中对中国“和平崛起”的看法与中国的前外交部长李肇星有着惊人的一致。他们都不同意用“和平崛起”这四个字,而反对的理由也都是认为“和平”与“崛起”是自相矛盾的两个词组。李光耀乾脆说,“任何崛起都会使人震惊”!

  对于中国主张的“和平发展”,李光耀敏锐地意识到,中国国内存在着不同看法。习近平等中国新领导人之所以在各种场合强调“和平发展”的国策不变,是因为他们明白:中国必须避免德国、日本和苏联犯过的错误。“德日两国在上个世纪为权力、影响和资源而展开的竞争导致了两场可怕的战争。俄国(指苏联)的错误是其军费开支过大,民用技术投入太少,结果导致经济崩溃。”  

  劝美“不要把中国视作敌人”

  李光耀特别劝诫美国在制定对华政策时要采取现实主义立场。用他的话说就是,“不要把中国视作敌人。”“如果美国试图羞辱中国,打压中国,美国就是在把自己变成中国的敌人。”李严肃地告诉美国政治家,“美国国务院起草关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报告就像是中小学校长给学生家长开列子女的学年成绩单,这或许让美国感觉良好”但“中国憎恨和抵制这种干涉本国内政的行为”“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外界的压力与制裁无法轻易改变这个国家。”

  清醒的李光耀在书中,用一种完全说得通的道理,同时向中美双方“喊话”:“与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不同,一个热情拥抱市场的中国与美国之间不存在意识形态冲突”因此,中美两国的未来关系仅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无法避免的是竞争,可以避免的是冲突”。 

  读到此处,笔者不禁击节感叹,真是旁观者清啊!难怪,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的书评会用这样的题目─《世界的智者》。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