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茅永新

认认真真做事,实实在在做人

 
 
 

日志

 
 
 
 

组图:论战当年非为我情深赋笔只为卿——我读徐悲鸿《猫》(作者:罗汉)  

2011-02-22 21:58:21|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图:论战当年非为我情深赋笔只为卿——我读徐悲鸿《猫》(作者:罗汉) - 兵临城下 - 茅永新


名称:徐悲鸿 1930年作 猫 立轴    
材质、形制:立轴 纸本  
尺寸:84×46cm  
创作年代:1930年作  
款识: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鄙人写邻家黑白猫与之,而去其爪,自夸其于友道忠也。
钤印:东海王孙荒谬绝伦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备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藏品。

 

论战当年非为我情深赋笔只为卿
—我读徐悲鸿《猫》
罗汉

 
“我的猫,她是美丽与健壮的化身,今夜坐对着新生的发珠光的炉火,似乎在讶异这温暖的来处的神奇。我想她是倦了的,但她还舍不得就此卧下去闭上眼睛,真可爱是这一旺的红艳。她蹲在她的后腿上,两条前腿静穆地站着,像是古希腊庙楹前的石柱,微昂着头,露出一片纯白的胸膛,像是西伯利亚的雪野。她有时也低头去舔她的毛片,她那小红舌灵动得如同一剪火焰。但过了好多时她还是壮直地坐望着火。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我想她,这时候至少,决不在想她早上的一碟奶,或是暗房里的耗子,也决不会想到屋顶上去作浪漫的巡游,因为春时已经不在。我敢说,我不迟疑地替她说,她是在全神地看,在欣赏,在惊奇这室内新来的奇妙火的光在她的眼里闪动,热在她的身上流布,如同一个诗人在静观一个秋林的晚照。我的猫,这一晌至少,是一个诗人,一个纯粹的诗人。”
这是1930年前后徐志摩发表的一篇写猫的文章。当时正与徐志摩论战正酣的徐悲鸿随即画了一幅《猫》送给他,并在题款中揶揄他说:“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鄙人写邻家黑白猫与之,而去其爪,自夸其于友道忠也。”
此段题款似有多层含义。徐悲鸿先是顺着徐志摩的文章,大大将他揶揄了一番。其实徐志摩文显然是拟人化写法,所谓“我的猫”其实就是陆小曼。以徐悲鸿之才智,不可能不知道背后意义,此处故作不知,并施以暗讽,不仅可见徐悲鸿幽默之性,亦可见两人私交甚笃,虽然论战激烈得不可开交,私底下似乎是早已随便惯了的。
其次,所谓“邻家黑白猫”而“去其爪”之说,其实跟上述之文艺论战切切相关。徐悲鸿此处以猫喻西方绘画(“去其爪”犹云需改良也),不过是说要坚持自己的文艺理论观,言下之意似乎颇思与徐志摩继续论战。1929年4月,国民党政府教育部举办了第一届全国美术展览会。在此前后,当时颇有影响的艺术家:徐悲鸿、徐志摩、李毅士等人之间,展开了一场友好、直率而又针锋相对的论争,论争的焦点集中在如何看待西方印象派和野兽派绘画上。最初是徐悲鸿在《美展》第五期上发表《惑》一文,声称:“中国有破天荒之美术展览会,可云可喜,值得称贺。而最可称贺者,乃在无塞尚Cezanne、马蒂斯Matisse、博纳尔Bonnard等无耻之作。”他甚至以“庸”、“俗”、“浮”、“劣”等字眼分别否定了马奈、雷诺阿、塞尚、马蒂斯,并且声言如果政府购入他们的作品,他即“披发入山,不愿再见此类卑鄙昏聩黑暗堕落也。”同期《美展》上,徐志摩发表《我也惑》一文,首先赞扬了徐悲鸿“不轻阿附”的气节和“你爱,你就热烈的爱,你恨,你也热烈的恨”的直率性格,紧接着,他指出徐悲鸿对塞尚和马蒂斯的谩骂过于言重,并把这种谩骂比之于罗斯金骂惠斯勒。徐志摩认为,塞尚、马蒂斯的画风被中国画家所效仿,“那是个必然的倾向,固无可喜悦,抱憾却亦无须”。
针对来自徐志摩的批评,徐悲鸿仍然独执己见,又在5月4日的《美展》第九期和中旬的增刊上发表同一题目文章《惑之不解》予以反驳。他认为徐志摩之所以竭力为塞尚辩护是“激于侠情的义愤”,因为塞尚“奋励一生……含垢忍辱,实能博得人深厚之同情”。他提出自己的写实主张是“细心体会造物,精密观察之,不必先有什么主义,横亘胸中,使为目障”。他认为:“艺ArtPlastignt之元素,为form,色次之”,“形即不存,何云艺乎?”所谓“形”“艺”“色”的取舍,与“去其爪”的说法其实正是二而一的。
再次,徐悲鸿又言“自夸其于友道忠也”,这是有影射的。早在1923年,号称“一代兵圣”的蒋百里就曾与胡适、徐志摩等人组织中国现代诗歌史上最重要的团体“新月社”,并与徐结为至交。据说当时穷困潦倒的徐志摩吃住都在蒋百里家。至1929年,时任湖南省长、原保定军官学校学生唐生智起兵反蒋,得到原保定军官学校校长蒋百里的支持。翌年,蒋百里因此事被牵连入狱,徐志摩随即扛上行李奔赴南京陪他坐牢,一时天下轰动,新月社名流纷纷效仿,令“随百里先生坐牢”竟成当时最时髦之事。徐悲鸿题画如此,影射的即是此事,言下似有羡意,但又说“自夸”,则亦略有醋意也。
既赋深情如许,徐悲鸿笔下自然无有一丝含糊,整幅笔精墨妙、流畅自然,又加“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和“荒谬绝伦”印,足见其用心。“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是徐悲鸿不常用的印,为福建长乐著名印人陈子奋所刻。徐陈相识于1928年,交谊颇深,徐悲鸿更尊陈为生平畏友,尤为推重其篆刻成就。此前人们已言徐氏加钤此印,必为佳作;而此处加此印,除表其为佳作外,更是为与题款相呼应。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